单氏玉清

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

原标题: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,亦或灰白豆夹,画幅虽小,得意处悠悠然。 —— 前言 单英的作品 清风正值花相许 与单氏玉清先生相识已数年了,到其画室小坐却是近日之事。也是值此际,方知其妻亦能画,其女亦擅画。 单氏女,芳名英,二十余,喜画芳卉,工细隽秀,清丽出尘,虽无其父所画山水之大气浑然,但秀雅芳质,也自是恰合于女孩家自身的写照。 单英作品《纯真》 展开全文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

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

原标题: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,亦或灰白豆夹,画幅虽小,得意处悠悠然。 —— 前言 单英的作品 清风正值花相许 与单氏玉清先生相识已数年了,到其画室小坐却是近日之事。也是值此际,方知其妻亦能画,其女亦擅画。 单氏女,芳名英,二十余,喜画芳卉,工细隽秀,清丽出尘,虽无其父所画山水之大气浑然,但秀雅芳质,也自是恰合于女孩家自身的写照。 单英作品《纯真》 展开全文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

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

原标题:清风正值花相许:画家单英的作品,养眼又净心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,亦或灰白豆夹,画幅虽小,得意处悠悠然。 —— 前言 单英的作品 清风正值花相许 与单氏玉清先生相识已数年了,到其画室小坐却是近日之事。也是值此际,方知其妻亦能画,其女亦擅画。 单氏女,芳名英,二十余,喜画芳卉,工细隽秀,清丽出尘,虽无其父所画山水之大气浑然,但秀雅芳质,也自是恰合于女孩家自身的写照。 单英作品《纯真》 展开全文 单英所画花草,勾线敷色,清浅得宜,线描清劲,敷染古雅,取古法而不囿于成法。或花青渍染,或淡墨分梁,或白填竹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