扳道

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

原标题: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 红网时刻新闻 记者 龙芳华 实习生 黄昆 李之彤 通讯员 陈智敏 郴州报道 检查铁轨,取下挂锁,拔掉插销,抓紧操纵杆用力一扳,再次检查铁轨,确认无误后给列车发送出发指令。扳道的动作也就完成了。 凌晨两点三十八分,扳道工夏更生师傅在给列车员签完字之后,目送今晚第一班需要变道的列车出站。夏师傅又返回熟悉的扳道房外检车铁轨。在每一个动作完成的前后,夏师傅都要过去检查一下铁轨。虽然现在的工作记录仪能够全程记录他们的每一个动作。但是这些动作早就成为了夏师傅的工作习惯。夏师傅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在扳道工的岗位上工作了三十一年

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

原标题: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 红网时刻新闻 记者 龙芳华 实习生 黄昆 李之彤 通讯员 陈智敏 郴州报道 检查铁轨,取下挂锁,拔掉插销,抓紧操纵杆用力一扳,再次检查铁轨,确认无误后给列车发送出发指令。扳道的动作也就完成了。 凌晨两点三十八分,扳道工夏更生师傅在给列车员签完字之后,目送今晚第一班需要变道的列车出站。夏师傅又返回熟悉的扳道房外检车铁轨。在每一个动作完成的前后,夏师傅都要过去检查一下铁轨。虽然现在的工作记录仪能够全程记录他们的每一个动作。但是这些动作早就成为了夏师傅的工作习惯。夏师傅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在扳道工的岗位上工作了三十一年

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

原标题:小房子里的扳道工:白天是一面信号旗,夜晚是一盏信号灯 红网时刻新闻 记者 龙芳华 实习生 黄昆 李之彤 通讯员 陈智敏 郴州报道 检查铁轨,取下挂锁,拔掉插销,抓紧操纵杆用力一扳,再次检查铁轨,确认无误后给列车发送出发指令。扳道的动作也就完成了。 凌晨两点三十八分,扳道工夏更生师傅在给列车员签完字之后,目送今晚第一班需要变道的列车出站。夏师傅又返回熟悉的扳道房外检车铁轨。在每一个动作完成的前后,夏师傅都要过去检查一下铁轨。虽然现在的工作记录仪能够全程记录他们的每一个动作。但是这些动作早就成为了夏师傅的工作习惯。夏师傅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在扳道工的岗位上工作了三十一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