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原始部落&贫民窟: 永远勿忘仰望星空。

原标题:走进原始部落&贫民窟: 永远勿忘仰望星空。

01 有人住高楼,有人在深沟。

这世界里有生来尊贵优越的first class,自然就有那些蝼蚁般苦苦挣扎的贫民。

不是买不起化妆品护肤品的贫民窟女孩和吃土Girl,而是那些生活在真正贫穷,落后,甚至邋遢的城市禁区的人们。

我曾经在B站上看一个博主直播体验在印度最大的贫民窟生活一天,看得津津有味,Up主蜷缩在破败房间的一端用勺舀水冲洗身体,步行到整个区唯一的公共厕所去解决生理问题。

但我从没有想过能在这个夏天,去到世界上最贫穷的几个地方 ——非洲、菲律宾柬埔寨的偏远小镇,亲眼目睹了贫民窟的生活状况。

多年前一部电影轰动了好莱坞——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,生长在印度贫民窟的青年参加电视猜谜活动,意外获得了1千万卢比的奖金,看似荒诞离奇,但却是命中注定,电影末尾那句:“这就是我们的命运”悲凉又无力。

尽管命运如此,他们仍要负重前行。

“哪怕身处阴沟,别忘了仰望星空。”

出乎我意料的是,贫民窟里的人们并没有自暴自弃或偷盗抢劫,他们活得自由而坦荡,直面贫穷,在那片特殊的土地里安居乐业。

正如阴沟里的浩瀚宇宙,银河星空,依然纯粹澄澈,竭尽全力在苦难里自渡。

你有没有亲身涉足过世界各地贫民窟,去触摸他们的生活?

02 我们的需求是生活,而他们,是生存。

我们的需求是生活,而他们,是生存。

花着最贵的价格去征服非洲大陆,你得忍受稀巴烂的路面,每天鼻孔塞满黄泥灰土,忍受极差的信号,享用露天的野生灌木丛洗手间,感受紧缺的资源,随时的断电,忽大忽小的水压,限量供应的纯净水,冬季早晚极大的温差。

我亲历的非洲肯尼亚马赛马拉大草原上,马赛人(Masai)如同地球上的阿凡达,喝牛血解渴,钻木取火,是最原始的非洲土著。

他们依旧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,以畜牧为生,村落里没水没电没气,非常天然无污染自然原生态。当然,如果遇上自然灾害,他们也可能一朝回到解放前,变得一贫如洗,重新迁徙。

如果不深入非洲草原,我都不敢相信真的还会有古老部落的存在,传承原始方式生活着。

部落首领告诉我,男人平均身高一米九,三十岁后可以结婚,婚嫁礼物是一套属于自己和妻子的茅草屋。

天真的我以为那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式的茅草屋,深入观察才发现,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洞为光源,整个房子小的可怜。

我问,孩子们在这里怎么学习,怎么生活?

部落首领说,他们只需要在房子里睡觉,茅草房最主要的作用是遮荫,抵御炎热的自然环境。

一套在我们看来一文不值、漆黑一片的“房子“,在他们眼里确是珍贵的成人礼,是至高无上的无价之宝。

随着我们的物质生活逐渐丰盈,我们要追求精致,追求充实,甚至追求猎奇,追求环游世界,但仍有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,仅仅是为了生存就要竭尽全力。

因为祖国无条件援助了很多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,给予物资,帮助修路,所以这里的大部分人们都对中国人抱有感恩之心。

祖国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,这也让我有机会更深入的观察贫民窟的众生相,涉足他们的喜与悲。

03 贫民窟的简单快乐。

很多年前我在芒果台《变形计》里看到很记忆深刻的一幕,缺水农村来的孩子看到一浴缸干净的洗澡水,震惊地盯着,不舍得进去洗,甚至连伸出手触碰都不敢。

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干净清澈的水,怎么可能舍得拿来泡澡。

所以他们的快乐来得很简单,也很纯粹。

马赛孩子们穿着各国人民捐赠的旧衣服,有的是湖人队球衣,有的是粉红色的公主蓬蓬裙,低劣仿冒的Cucci、Abidas,每个人风格不同,像是一出滑稽的草原化妆舞会。

而对于孩子来说,衣服的作用,只是为了“文明得体”地拿来遮盖身体,衣服于他们根本不存在炫耀或美观的作用,反而回到了一种最原始朴实的状态,成为了开化的一部分。

苍蝇飞到脸上,他们也不驱赶,更不会觉得肮脏,他们觉得和大自然的生物亲密接触,是一件神圣的事情。

孩子们奔跑着,笑闹着,嚷着我听不懂的语言,和一个幼儿园并无什么不同。他们也一样拥有金子般的心灵和透明的眼睛,幸福在他们眼里,好像是唾手可得的东西。

过去一些偏远地区的非洲居民因为传统宗教观念,对于摄影镜头很胆怯躲避,认为拍照会让自己灵魂出窍。

但现在因为和外界的游客接触愈加频繁,他们已经愿意来合影,但仍然会带着好奇的眼神全程直勾勾地看着你,好像我是个神秘的东方女巫。

到街上买椰子回来的路上,经历了让我触动的一幕。

一个扑闪着大眼睛的小女孩实在是太可爱了,我就想给她拍一张照片。

可我身上的零钱硬币统统花光了,也没有带亲近孩童的糖果。犹豫了好几秒,觉得不太礼貌,但又很想记录这一瞬间,回头了三次,非常不好意思举起手机匆忙地拍了一张,都没好意思摁第二张,准备迅速溜走。

没想到余光瞥到她的家人用美好灿烂的微笑和挥手回应我,山一程,水一程,她用酒窝送我一程。

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但纯粹的大自然也养育了涉世未深的干净心灵,相较于邪恶和肮脏,我更愿意相信人性之中美好的那一面。

托克维尔说,在民主时代,欢乐要比贵族时代来得强烈,有更多的人可以分享欢乐。但是在这种人人平等的虚幻氛围中,人们的希望和欲望其实更容易被不平等的现实摧毁,灵魂所受的折磨和烦恼反而要比明显划分了不同阶级的时代要大。

可他们是例外。

他们出身在贫民窟,但他们依然努力创造快乐,贪婪、抓狂、谄媚这些形容词在这片净土并没有生存的空间。

我在国内临行前带了很多糖果准备送给非洲的孩子们,他们一个个怀揣着友好而渴望的眼神排着队,伸着脏兮兮的双手,不争不抢,自觉地只拿了一个说谢谢然后羞涩地跑掉。

我真的好怕准备的数量不够,让其中任何一个失望。

他们穿着别人捐赠的不合身的破旧衣服,脸上挂着鼻涕和脏东西,住在昏暗的牛粪屋里,却离天空和草原非常近,拥有着广阔自然赠与的礼物,和富有的心灵。在这个贫穷的国度,暴乱频繁的世界十大危险国家,对于小孩来说,快乐却是如此简单的事情。

还有一次,在菲律宾偏远的贫穷海岛,车夫勤勤恳恳地蹬车养家,连手都不曾伸出来过,那天我身上只有大额现金,三轮车夫拿到等值于人民币1块钱的小费,在黑夜里转身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,目送我离去。

04 贫民窟里的真爱

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曾是一首流行老歌,歌词唯美隽永:

记得当时年纪小,

你爱谈天我爱笑。

并肩坐在桃树下,

风在林梢鸟在叫,

不知怎样睡着了,

梦里花落知多少。

看到两个高中男生手牵手骑单车放学,我突然就想到了这首歌词。

夕阳余晖镀在他们的影子上,我转过头看他们娇羞的表情,了然一笑,这可能就是爱情吧。

我曾以为同性恋这种感情只会发生在发达国家,其实在这个社会,LGBT群体一点也不特殊。

现在才发现爱情这种chemistry的产生不受贫穷阻挠,哪怕是绽放在共产主义兄弟情的外表下。

贫穷和出身并不是某种烙印或原罪,他们也有在日光下享受爱情的权利。

一直以为长兄如父,长嫂如母是某种优良久远传统的我,意外地发现贫民窟路边杂货铺的小女孩牵着弟弟的手,用磕磕巴巴的英语问我 Are you snow white?You are so pretty。

我问她多少岁,她说13。13岁的她已经要帮爸妈照顾弟弟、看管家庭。在贫民窟里,大的孩子耐心照顾弟弟妹妹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出海回程包了一条私人小船,渔夫在船上有两个小孩,一个四岁一个两岁,依偎在妈妈怀里,玉雪可爱,他俩抱着游客送的可乐你一口我一口慢慢地喝,像是什么传世珍宝,一定要共同分享。

最后下船前我说和他们合一张影,话音刚落,孩子妈妈立即把扎着马尾的头发披散下来迅速梳理,没有镜子,便临水自照,最后粲然一笑。

我心想,看吧,全世界的女人都一样,哪怕再穷再苦,生活再拮据,在镜头面前,都要美美的。

哪怕我们这辈子再也不会见面,她也没有渠道收到我们这张合照。

爱的模样有千百种,而隐藏在平凡甚至贫穷生活中的那份陪伴和关怀,才是怦然心动的爱恋,是信仰,也是希望。

05 贫民窟里的下一站天后

我们需要美和梦想,正如世界需要玫瑰。

美可以是金碧辉煌,冷白皮,精致且奢靡,

美也可以是狂野,黧黑,质朴而单纯。

在贫民窟小岛里散步,突然听到美妙的音乐传来,在话筒出现杂音之前,我都以为那是在放录音带。

后来我才意识到:这居然是一场高水平的小岛live music!!!有人在现场演唱!!!

我跟随音乐走到旁边学校的教室,一个打扮朴素,面容不出挑的女孩台风大气地用纯正的欧美发音娓娓道来,高低音假声转换流畅,没有条件受专业训练的她歌声动听,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份天然去雕饰,完全不输某些专业歌手。

那天我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,生长在贫民窟小岛里的高中女生原来拥有惊人的音乐天赋,怀揣着瑰丽的歌星梦。

哪怕不会实现,但这已足够伟大。

大部分人听到贫民窟就不由自主联想到贫穷、肮脏、疾病,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和极度污染的水和空气,不要穿露出脚背的鞋子,不要随意喝水或者单独行动。但事实上,虽然他们物质上有些贫瘠,但他们也有鲜活的快乐和梦想,也有充盈饱满的爱和一颗爱美之情。

我为我也曾经觉得这里的人们穷,脏,没见过世面而感到有些惭愧,其实他们并不“脸谱化”,贫穷是无奈,但并不是某种低人一等的标签。他们也是很好很好的人,有礼貌,友好,善良,只是缺乏教育和基本的生活条件,活得太过艰辛。

顾城曾落笔:“黑夜给了我黑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。”

他们生活的地方并不舒适明亮,但他们的眼里从来不缺少光。

离开之后,我很难再看到那么纯粹澄澈的眼睛,没有被物欲横流污染过,没有被尔虞我诈中伤过,抛开偏见后才发现,原来他们那么单纯地热爱生活,囿于特殊的一方天地中各司其职。

中国的很多人对贫民窟有偏见,这不是谁的错,而是他们缺少一次深入了解的机会。希望看到这篇文章了解到一丁点儿关于贫民窟真实情况的你们,能够转变对贫民窟的偏见和误解。

当我们乐此不疲,被欲望驱使追求精致生活,他们只想努力生存活下去。

对比来看,我们其实已经拥有了很优越的生活条件,世界上很多人都比我们更痛苦,生活在水深火热中,我们生来拥有的网络、水源、空调、智能手机于他们而言只是没听说过的奢望。但他们还是用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,努力拼搏,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轻言放弃呢?

就像王尔德说的:

“身在井隅,心向璀璨

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.“

没有地方生来是天堂,

也没有地方注定是地狱。

众生平等,世上本无枷锁。

责任编辑: